两人一人手中一捧小花,穿着灰布长袍,化过妆的长相又很普通,走在一大堆仆人中,并不显眼。

    左右看了看,一间房子挨着一间房子。

    “太嘈杂了,我感应不出来。”方昊眉头微蹙。

    “你能感应到危德泽是否在府上么?”

    “不明显。”寇琒摇头。

    “跟你的感应差不多,太嘈杂了,若危德泽不发出声音,我很难定位他。”

    方昊觉得有些麻烦,“可是,现在是白天,我们若进房间查看,一定会让人起疑。”

    “耐心一点。”寇琒轻声。

    “只要危德泽在府上,不是睡大觉,肯定会有动作的,到时候我能感应到。”

    这时,远处跑来一个,穿着锦衣的小女孩。

    小女孩大约九岁,抬眼看见两人手中捧着的小花,顿时大眼睛亮了。

    om

    “花!好漂亮!”声音透着稚嫩。

    “送给我好么?”

    方昊眨了眨眼,看向小女孩,长相很好,衣着也很富贵,一定是府上姬妾的女儿。

    “好啊。”方昊蹲了下来。

    把一捧小花递给小女孩,“告诉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有些警惕,伸手要拿花,又有些犹豫,“妈妈对我说,不要与陌生人说话。”

    方昊哭笑不得,要花的时候,就忘了不让说话的事了。

    “收下吧。”方昊柔声。

    “哥哥是好人,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也会给你。”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很漂亮的大眼睛,卡巴半天,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

    “好吧,这花我收下了。”

    “我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危念儿,我爸爸可厉害了,是这个府上的大少,你不要欺负我,欺负我的话,我会告诉我爸爸的。”

    闻言,方昊与扶滨马上猜到了,危念儿的父亲,正是危德泽。

    小女孩拿到了花,很开心,不过,转瞬有些黯然神伤。

    “怎么了?”方昊有些意外。

    小女孩叹息一声,像个小大人似的,“我爸爸,以前总给我妈妈送花,但是,这三年来,他突然不送了,我妈妈每天掉眼泪,说什么,男人的心,靠不住。”

    说罢,小女孩挑起了秀眉,“大哥哥,男人是不是都很坏。”

    “这……”方昊一时不知怎样作答。

    一个小女孩的心灵,就这样被伤了,明显,危德泽是另有新欢了。

    “不,男人不都是坏的。”

    “比如大哥哥我,就是好人,你若喜欢,我以后再来奥斯曼的时候,给你送很漂亮的花。”

    小女孩眨了眨眼,有些期待,“可是,我能相信你么?”

    “妈妈说,男人的话,不能信。”

    “哎……”方昊无奈至极。

    “天下,不止你爸爸一个男人,一棒子都打死是不对的。”

    “相信哥哥,我们拉个勾,就算一个承诺吧。”

    小女孩有些动容,瞳仁颤抖,显然很是感动,“好,哥哥,我相信你。”

    旁边,寇琒扯了扯嘴角,靠后了一点,实在受不了方昊了,连一个九岁小女孩也不放过。

    送花,花是随便乱送的么?

    天下男人,不是都是坏人,而是什么奇葩男人都有。

    比如方昊。

    就这样,方昊与小女孩拉了勾。

    小女孩贴在方昊耳边,“大哥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爸爸有新欢了,好像藏在一个山头上,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闻言,方昊眉头微蹙,有些不理解,像奥斯曼帝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推荐新书

帝国大闲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040文学只为原作者我本尘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本尘浮并收藏帝国大闲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