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会一连开了五天,关于田地兼并、投献之风的问题,一直没有定论,反而出现了泾渭分明的两派。

    一派是以刑部尚侯泰、都察院左都御史景清为首的反对派,不仅攻击一条鞭法,还将占地问题烧到了皇室,那样子就是在告诉朱允炆,皇室都占地,士绅买点地咋啦。

    人家自耕农没吃的,没喝的,我们出钱买地,地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还用买来的土地养活他们一大家子,朝廷想要约束买地?

    凭什么?

    当官不就图这几亩地风光的,你如果约束的话,岂不是把大家都吊在树上?

    再说了,这是祖制,你爷爷在的时候都没说啥,你上来就捣乱,几个意思?

    一派是以户部尚黄子澄、吏部尚齐泰为首的赞同派,支持朝廷采取约束举措,限制士绅恶意占地,保护自耕农利益,并要求朝廷加大清丈土地的力度。

    谁跳出来反对,就派人去查查他家职俸田应该是几亩,实际是几亩,这些地咋来的,坑蒙拐骗的话,就应该革职查问,将田地退还自耕农,若正当途径购买的话,也得收取农税,为啥,因为这些买来的不是你的职俸田!

    至于内阁的三个老狐狸,每天就站在最前面打哈欠,谁也不帮,谁也不管,等朱允炆走了,揉揉惺忪的眼睛,自觉地拿出笔墨纸砚,默写胡浚的《为江浙万民请命奏疏。

    没办法,今天再抄写,便是二十一遍了,背也背过去了。

    解缙无所谓,抄而已,老本行,反正一天才五遍。

    六部尚你看我,我看你,一脸轻松,也就十遍而已,容易。

    可怜的是剩下的官员,一个个要抄二十遍。

    有几个都察院的倒霉鬼,昨日抄写的时候,竟写了几个“通假字”,被皇上叫到了武英殿,训斥了足足半个时辰,据说还被罚抄《为江浙万民请命疏五十遍。

    五十遍啊,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昨晚上休息没有。

    解缙抄了一遍之后,在郁新、张紞惊讶的目光中,从袖子里拿出了四份已经抄好的《为江浙万民请命疏。

    郁新指着解缙,就差喊一声“你耍诈”的话,可又说不出来。

    解缙潇洒地将抄写好的奏章,递给了一旁负责收整奏疏的内侍,哈哈笑着离开了奉天殿。

    张紞呵呵笑了笑,说道:“解大才子,果是不凡,我们落后了啊……”

    郁新哀叹一声,解缙早就料到了今日朝堂必没有结果,皇上还会下令抄写,便提前写好,到时候递上去便是。

    如此看来,内阁三臣之中,唯解缙最懂皇上啊。

    内阁。

    郁新、张紞、解缙正在讨论农田兼并之风,茹瑺背着个木匣进了内阁,将木匣往桌案上一放,肃然道:“三位阁老,我茹瑺为万千士卒,求生路来了。”

    解缙等人皱眉,不知其什么意思。

    郁新站起来,走到木匣前,拍了拍,问道:“茹大人,把事情说清楚吧。”

    茹瑺打开木匣,里面是五十叠整整齐齐的医用纱布,一角则有瓶酒精,还有一个小剪刀。

    解缙等人没说话,拿出了医用纱布,展开看了又看,闻了又闻,也不知道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就算是衣服角料,也太碎太小了一些,这东西又软又轻,拿去悬梁也不合格。

    “此纱布,名为医用纱布,此瓶中,乃是酒精。”

    茹瑺严肃地讲解过,末了说道:“士卒每受伤,只需用酒精浇过伤口,用纱布止血,可避免士兵伤口化脓,早日愈合,实乃军需必备。我领兵部,不可不为两百万士兵着想,恳请三位,全力助我。”

    解缙三人看着严肃施礼的茹瑺,也变得严肃起来。

    张紞拿着一块纱布,问道:“真如此神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推荐新书

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040文学只为原作者寒梅惊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梅惊雪并收藏大明:我重生成了朱允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