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她只知道孟家就是做娱乐产业的,在帝都有几家大的会所,没想到仙宫居然也是他的地盘。

    要是被他认出来,他铁定会去告诉沈洵的。如果让沈洵知道她在这里,工作丢了事小,就怕沈洵会拿出更狠的法子,整得她走投无路。

    俞笙像只鸵鸟一般,把头埋得要多低有多低,无比忐忑地等孟翔旦从眼前经过。

    原本孟翔旦并不会注意到她,但他偏偏在人事助理面前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问:“你这擦的什么香水?”

    人事助理吞吞吐吐:“是……是新买的牌子。”

    “杂牌吧?”孟翔旦无情揭穿,“你能不能有点品位?你代表的可是我们仙宫的形象,别让客人觉得我们仙宫这么low。”

    人事助理脸一下红到耳根,无地自容:“是是是,我回去就把它换掉……”

    孟翔旦瞥到她身后素面朝天的俞笙,脸色更加不悦:“还有,这谁呀?怎么不收拾一下就出来了?”

    他心想着,我仙宫的门槛什么时候变这么低了?怎么什么歪瓜裂枣的都能进来了?

    俞笙把头埋得更低,人事助理小声解释:“小老板,那个……她是今天刚入职的清洁工。”

    “清洁工啊?”这么年轻的清洁工?孟翔旦眼神复杂,大概是觉得以她这个年纪,来夜总会更应该当女公关。

    当然,出不出得了台,还是要看品相的。

    孟翔旦命令她:“你把头抬起来。”

    俞笙艰难地抬头,心跳加快:千万别认出我啊……

    孟翔旦眼睛瞪得像铜铃:“哎?你、你不是那个……”

    俞笙赶紧鞠躬,试图打断他的思路:“小老板好,我今天刚来,不懂规矩,请您原谅。”

    “可我看着你好面熟啊。”

    “我这种乡下人,头一回进城,哪有机会见过小老板?”

    “唔……”是这样吗?

    孟翔旦看到她脸上的疤,心想不可能,虽然眉眼确实像,可那个女孩没这么丑。

    “行了,你们都去干活吧。”

    他说完,人事助理领走俞笙,俞笙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她不敢回头,因为后背能感觉,即使她走远了,孟翔旦还在用狐疑的目光盯着她。

    忽而,孟翔旦狡黠一笑。

    沈洵,如果让你看到,肯会大吃一惊吧?

    直到走得足够远,到了安全距离,人事助理才敢放心说话,刚刚还卑躬屈膝,现在就摆起了架子。

    开口就是老阴阳人:“算你识相,在这里要多做事少说话,否则很容易惹祸上身。”

    俞笙默不作声,她才不想去招惹谁。

    不过孟翔旦的出现,倒勾起了她心里一段往事,那是她第一次见沈洵,很不愉快的回忆。

    三年前的夏末,沈俞两大家族为子女安排了一场相亲会。俞笙如约而至,但沈洵为了表达对这场政治联姻的反抗,故意放了鸽子。

    当时的沈洵在哪儿?他在玛雅会所,和那几个帝都子弟寻欢作乐。

    玛雅会所的小老板就是这个孟翔旦,那会他正抱怨着:“呵,一个个说是来照顾我生意,结果账都欠了好几个月了,我爸把总店交给我管理,就是给你们白吃白喝白嫖来的?”

    除了沈洵,剩下的那哥几个,都在他的吐槽之列。

    隋越厚颜无耻地笑道:“白嫖一时爽,一直白嫖一直爽。”

    孟翔旦翻了个白眼,懒得理这种人,转而吃起了沈洵的瓜。

    “洵哥,前两天你们有几个高管来这休闲,我和他们吹牛逼的时候听说了一件事儿,是不是真的?你爸给你物色了结婚对象?”

    “卧槽这是真的吗!”宋纯耀差点没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言情推荐新书

伪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040文学只为原作者折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樱并收藏伪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