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那拉氏望着手里粉色的玉梅,心里十分嫌弃,不由想到奶嬷嬷告诉自己,在她的家乡,男子会送心爱女子红色玫瑰,火红火红的,是正室才穿的红,她作为嫡福晋,最不喜欢的便是这粉色。
    她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四贝勒,见他立在一旁不言不语,乌黑幽深的凤眸,只是望着自己,不带任何情绪,心中更是嫌弃,就像嬷嬷所说,这个人是个妥妥的钢铁直男,她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原来这乌拉那拉氏自小在奶嬷嬷吉兰身边长大,与吉兰嬷嬷十分亲近,吉兰嬷嬷也待她如亲女一般,在她嫁入四贝勒府,吉兰嬷嬷作为陪嫁嬷嬷,也随着她一起来到四贝勒府。
    乌拉那拉氏发现自从来到四贝勒府,吉兰嬷嬷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虽说与她依旧亲密如前,但是原本一个开朗的人,渐渐变得忧心忡忡。
    原本她还不曾在意,只是以为吉兰嬷嬷担心自己,没想到弘晖出生后,吉兰嬷嬷变得更加焦虑不安,整日里看着弘晖像是看着自己的眼珠子般护着,小心翼翼的模样看得乌拉那拉氏心里十分难受。
    弘晖满月那天,乌拉那拉氏忍不住问吉兰嬷嬷究竟何原因?吉兰嬷嬷先是支支吾吾不肯说,在她一直追问下,吉兰嬷嬷吞吞吐吐终于说出了原委,一时之间,乌拉那拉氏如遭雷击,整个人几乎崩溃。
    原来吉兰嬷嬷并不是这里的人,她的家乡在很遥远的地方,那个地方人人都会卜算以后的事情,但是只能算出与自己最有缘分最亲密之人以后的境遇。
    吉兰嬷嬷在她嫁入王府后,无意中为她卜算,没想到她以后的境遇十分悲惨,嫡子弘晖早夭,而她以后再也无所出,她的丈夫会在夺嫡中胜出,登基为帝,他宠爱年羹尧的妹妹年妃,最后立熹妃钮钴禄氏所生的弘历为帝。
    至于她,虽说被封为皇后,皇帝十分尊重,但是并不爱他,在他心中,国事比什么都重要,她无子无宠,孤孤单单一人在凄冷的宫里度日,直到最后绝望死去,虽然她的丈夫为她罢朝为她哀哭,可是又有什么用。
    乌拉那拉氏很想告诉自己,吉兰嬷嬷是在骗自己,可是吉兰嬷嬷从小照顾她,两人不是母女胜似母女,嬷嬷不会欺骗自己,更不会诅咒她最疼爱的弘晖。
    她更想告诉自己,嬷嬷卜算错了,说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是随着时间推移,嬷嬷所说的一切都成真,胤禛被封为贝勒,嬷嬷提到的女人也一一进府,乌拉那拉氏信了,吉兰嬷嬷的卜算全是真的。
    乌拉那拉氏对胤禛的一颗心渐渐冷了,丈夫的爱她不再渴望,也不想成为什么皇后,她只想保住弘晖,她唯一的儿子。
    随手将手中的玉梅交给旁边的婢女,乌拉那拉氏浅浅一笑,笑意未达眼底,“多谢贝勒爷,妾很喜欢。”
    胤禛心中一动,如果是二十五岁的胤禛未必会看出乌拉那拉氏心中所想,但是从前世回来的胤禛,多年的皇帝生涯让他观察入微,自然看出福晋心里不喜欢,最起码不像嘴上说得那般喜欢。
    他心中回想着前世这个时候的乌拉那拉氏是如何的模样,记忆里,她柔顺安分,有懂进退只大义,她永远站在自己身后,为他打理好一切事情,每次下朝,她总会到院门口迎他,为他准备好可口的茶点,他每次送她首饰,哪怕只是最朴素的玉簪子,她都会眉梢眼角染上笑意,真心实意的笑容。
    可是如今的乌拉那拉氏,虽然容貌未变,虽然言谈举止还是那个雍容大方的四福晋,但是直觉告诉自己,她变了,至于哪里有变化,他也看不出,但是就觉得不是记忆里那个乌拉那拉氏。
    心中存了试探的心思,胤禛抿了抿薄唇,“玥敏,进屋吧,我有点乏了。”
    乌拉那拉氏一怔,他居然叫她的闺名?两人成亲这么多年,除了大婚之夜,他掀起盖头时叫了自己的闺名,平日里都是用福晋称呼。
    “是,爷。”
    两人进了内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言情推荐新书

四阿哥今天又内卷了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040文学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四阿哥今天又内卷了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