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一帮瘟神,胤禛舒了口气,信步走到庭院,想到八阿哥刚才望向自己眼神中含着的信任,又想到九阿哥刚才的鲁莽,送钟?亏他想得出,忍俊不禁,唇角不由微微上翘,笑出一抹舒心和惬意。
    抬眸见明月一轮,月华笼着四周的繁星,柔和的清辉洒满院落,心中突然有些恍惚起来。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纵然此时负手立中宵的人是他,可也又不是他,皮囊如出一辙,内心却再也不同往日。
    胤禛不自禁的想起很多前世之事,九龙夺嫡时候的如履薄冰以及登基后的心狠手辣,而那些人面上的顺从内心却各种诅咒,让他日夜不安,总想除去避免后患,似乎从没有现在心情这般放松的时候。
    微风轻拂他的衣袖,胤禛摸了摸拇指上的玉扳指,似乎除了十三弟,从未有人真心待他啊,带了些幽怨的叹口气。
    细桶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皇上,细桶知道,您对八阿哥是羡慕嫉妒恨,羡慕八爷党前呼后拥,不过啊,我觉得八阿哥性子随和,其实不太适合收拾康熙帝的烂摊子,您大可不必。”
    胤禛觉得自己忍得很辛苦,才没把那句‘来人啊,拖出去诛灭九族’喊出来,“闭嘴。”
    周围立刻鸦雀无声,胤禛哼了一声,懒得和细桶计较,带着高无庸去了后院,进了内屋,发现只有弘晖一人在练习书法。
    “阿玛,您来了,您看弘晖的字写得可好?”
    胤禛自幼习练书法,一手字写得行云流水古朴苍劲,是诸位阿哥中写得最好,一直得到康熙帝的夸奖,他笑着上前查看。
    “弘晖的字基础打得很好,只是架构还需要细细琢磨下,比如说这几个字。”
    他带着弘晖写了几个字,将其中的诀窍一一告知,弘晖练习几遍,果然大有进步。
    见乌拉那拉氏还未回屋,随口问道,“弘晖,你额娘呢?”
    “额娘带着吉兰嬷嬷去园子里散步,说是晚膳用得多了。”弘晖扬着粉雕玉琢般的小脸,十分可爱。
    胤禛心中一动,“弘晖,吉兰嬷嬷可是每天照顾你?”
    弘晖笑道,“是啊,吉兰嬷嬷对我可好了,我的衣食住行都是嬷嬷打理。”
    胤禛若有所思,他记性很好,前世福晋身边的几个人她都记得清楚,这个吉兰嬷嬷印象里虽然是福晋的奶嬷嬷,但是平日里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并不出众,福晋也未让她照顾弘晖。
    他又叮嘱弘晖几句,起身去了书房,而后唤了一声,“高无庸。”
    “奴才在。”
    他低声吩咐几句,让高无庸去办几件事情,高无庸心中讶异,面上却恭敬道。
    “是,爷,奴才领命。”
    弘晖并未说错,乌拉那拉氏确实带着吉兰嬷嬷去散步,只是这散步却十分有深意,贝勒府的花园虽然不大,但是胜在空旷,两人在亭子中聊天,不怕隔墙有耳,也不怕有人听到。
    原来书房里,乌拉那拉氏一时忘记收敛,将吉兰嬷嬷的主意说了七七八八,此时来找吉兰嬷嬷商量计策,怕贝勒爷和其他阿哥生疑。
    吉兰嬷嬷听完乌拉那拉氏的描述,心底有几份疑惑,只是她并未疑惑众人是否怀疑福晋,而是疑惑这个四贝勒究竟是不是四贝勒,这是这番话不能对福晋说。
    原来那一日在布庄,遇到年羹尧和年氏,四贝勒百密一疏称呼年氏的闺名,这一声别人尚未在意,却不偏不倚落在吉兰嬷嬷的耳中。
    毕竟是高管又熟悉清朝历史,吉兰嬷嬷立刻认识到这样的疏漏不应该发生在对规矩十分重视的四贝勒身上,然后又发生今天的事情,四贝勒与死对头八贝勒和九阿哥以及十四阿哥把酒言欢,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因此精明的吉兰嬷嬷有了个匪夷所思的想法,也许这个四贝勒与自己一样,是穿越而来,这个想法太大胆,她还未求证,只能埋在心底,也不敢对福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言情推荐新书

四阿哥今天又内卷了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040文学只为原作者锦瑟思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思弦并收藏四阿哥今天又内卷了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