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吉源花街。

    黑色千格子木条窗, 云华木的町屋建筑,锦鲤戏荷的屏风装横,有灯笼立在四处, 从外看, 内里人影错落, 诱人遐想。

    前提是忽略男人的怒吼声, 和爆破一样砸东西的声音,若是仔细盯着看,便能发现那二楼, 反复被拆了,木屑与灰尘齐飞, 又在一瞬间恢复原样的楼板。

    可遍观整条街上的客人,另外楼中的游女们,皆是欢声笑语,一派平和,无人发觉那栋楼的异常。

    宇笙羽枳身着黑色山行的直袖羽织, 斜跨武士刀, 头戴侍乌帽子,跪坐在榻榻米上,行云流水一般的持起茶杯, 轻抿一口, 面上是恰到好处的温润笑容, 任谁看了不夸一句玉树临风,是极其风雅的大家公子。

    反观除他之外的地方。

    乌烟瘴气都算好的形容词了。

    不大的和室,塞了快十个人。

    八个寸头的男人被塞上了游女的和服, 脸上抹了惨白的粉, 因为场景变化, 如临大敌,面容扭曲,难以直视。

    他们中领头的,做花魁打扮的娇小男人就显得淡定很多。

    一头渚发被挽上花髻,头上顶了繁重的金属发饰,显得极为贵气,一身晚春紫藤花的和服,因为面容秀丽,男扮女也没那些人那样违和,□□油脂红霞腮,没传统那样温顺典雅,反而多了几分娇俏,几分柔弱女子没有的韵味。

    中原中也身上泛着红光,试了几次楼板无法破坏,无法离开这屋子,身上该死的装饰也无法卸下后,就不在做无用功。

    他冷着脸让属下闭嘴,随后一脸杀气的看向宇笙羽枳,质问:“怎么回事。”

    “终于安静下来了。”宇笙羽枳松了口气,放下茶杯,在中原中也的目光下回答:“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中原中也顺手掰下一块墙板就扔了过来。

    随后,墙板在离宇笙羽枳三四厘米的地方被挡下,碎成烟尘和木块,落地即消失的干干净净,被掰下的墙板和韭菜似的,又顽强的恢复了原样。

    “别这么激动,重力使。”宇笙羽枳眨了眨眼,水蓝的眸对上那抹绛蓝,一边是傲慢与玩味,一边是纯粹的怒火和杀意:“我只是追着目标误入,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比起无畏的浪费精力,不如坐下来好好聊聊,商量对策。”

    中原中也皱眉,虽然气愤,但宇笙羽枳说的,的确是目前最好的方案了,他开口:“合作可以......你叫什么来着?”

    上次见这人,他的火气全被宇笙羽枳一句‘荒霸吐的容器’挑起,压根没听他后面的自我介绍。

    “宇笙羽枳。”

    见中原中也回应了,宇笙羽枳唇边勾着笑,一副友好的样子。

    ‘荒霸吐’‘重力使’‘神明的容器’,他对这人好奇的很。

    “宇笙羽枳......宇笙君,就这么叫你吧。”中原中也念了句这绕口的名字,坐到宇笙羽枳对面,不适的扶了扶头上繁重的头饰:“你都知道什么?”

    他帽子没了。

    “我的目标,是名为‘剧作家’的异能者,也就是闯入你们交易现场的男人。”宇笙羽枳摸出腰间的木质挂牌,上写着吉田家:“所以这里,就是他的异能空间,出演戏剧的舞台。”

    “要怎么出去?”中原中也皱眉,他嫌弃的看了眼身上华丽的女士和服。

    “演戏啊,演一出‘剧作家’满意的戏剧。”宇笙羽枳顺手折断木质挂牌,看着它又复原:“角色已经分配好,剧本也差不多该登场了。”

    他思索着,艺伎和武士,私奔的剧本吗?这些多出来的游女是什么角色......

    “笑的真恶心......”中原中也看宇笙羽枳脸上温柔到让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玄幻魔法推荐新书

我在横滨用马甲虚构救世主组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040文学只为原作者离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离邯并收藏我在横滨用马甲虚构救世主组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