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重祥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双眼呆呆地盯着地面,眼神看起来并没有聚焦。

    审讯室的门刚一打开,他的视线就跟着飘了一下。

    尚言站在单向玻璃后,把他脸上的变化看得一清二楚。

    “他该不会是在装傻吧?”尚言忍不住问道。

    “什么叫该不会啊,他就是装傻。”欧阳帆抱着双臂,懒懒地靠在墙边,“他们这种人就是这样啦,跟你装疯卖傻半天,看起来很容易套话,实际上啥也没说。”

    方景行和肖启英走进审讯室,手上还拿了不少照片,全都放在了桌面上,毫不遮掩。

    章重祥偷偷地瞥了肖启英一眼,没什么反应,视线又落到方景行身上,倒是多了几分疑惑。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方景行。

    在西丘山的那晚,他的精神状态不好,加上环境昏暗,应该没有看清。

    尚言想着,但他很快又注意到了另一件事——异案组是真的缺人,连肖启英都去审了。

    他歪了歪脑袋,看看欧阳帆,又看看站在不远处,一言不发的白风清。

    异案组的主力几乎都在这了,除了两个他还没见过的组员,剩下的真的是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有点穷酸。

    “章重祥,我们再问你一次。”肖启英的声音响了起来,“从你家里找到的这整整八万块钱,现金,哪来的?”

    章重祥沉默不语。

    “现在你们那个父神教,已经没什么翻身的余地了,你最好还是好好配合我们,争取宽大处理。”

    肖启英又举起一张照片,那是在西丘山的活动板房里拍的,满满一柜子的书。

    “这些是你们的‘教义’对吧,组织里一共有多少人?分别负责做什么?”

    章重祥稍微侧了侧身,显然也不打算回答。

    那些所谓的教义,尚言也看过,里面的内容都是些空想空谈。

    什么世界末日,什么只有主能救命。

    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对这些东西这么信服。

    肖启英低声对方景行说了句什么。

    只见方景行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懵懵地点了一下头,然后打开手里的一本记事本,又拿出了一支笔,像是准备随时做记录。

    尚言也有点懵,他就是去做记录的?

    还是手写的记录。

    边上的记录员也顿了顿,在犹豫要不要把放在键盘上的手收回来。

    “那好,换个话题。”肖启英对章重祥笑了笑。

    “我们来聊聊你的儿子,章正在学校里经常欺负同学,你知道吗?”

    章重祥的手指蜷了一下,但很快又放开了,还是没出声。

    方景行也不知在本子上写着什么,很是认真的模样。

    “我们在四天前发现了一具小孩的尸体,经确认是一个叫廖赢的孩子,他的四肢都被砍下,种种迹象表明,凶手也是个孩子。”

    肖启英身体微微前倾:“可巧的是,你儿子和廖赢是同班同学——”

    章重祥的眉头倏然皱起,脊背也微微挺直了,他的眼睛眨了几下,但是仍然紧闭着嘴巴。

    如果他不知情,或者认为章正是清白的,那他这时候应该会说些什么才对。

    可是他什么也没说,连为儿子辩解一句也没有。

    尚言在玻璃后看得着急,不由得凑近了几步:“他不开口,这要问到什么时候?”

    “才刚开始嘛,你急啥啊。”欧阳帆说着,暧昧地低笑几声,“咋了,想看你家方景行一展身手啊?”

    尚言很坦然地认下“你家方景行”的说法,但是表情又有些可惜:“我还以为他参与审问就让章重祥直接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推荐新书

城中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040文学只为原作者青山枕寒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山枕寒流并收藏城中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