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荒,自割,古早风,攻深井冰还鬼畜

    1.

    无数人告诉我,我会输的一败涂地。

    我不信。

    2.

    夜都快过去了兰溢才能睡去,第二日早早的就被叫起来去拍戏。

    经纪人近乎嘲讽的告诉他金主早晚会厌弃他。

    下午的戏动作并不是很轻松,所以他ng了很多次,导演指责他,说:“不会就给我滚出剧组。”

    旁边的副导演凑过去说了几句话,导演脸色还很差,然后让他去一旁练习。

    3.

    你说,你演技那么好为什么不去拍戏?

    4.

    兰溢回去又到了半夜,在由苏往投资的剧组里,他的角色戏份足够的多。

    苏往是有一个白月光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兰溢不知道,不过苏往应该是爱那个人的,不然兰溢也不至于输的这么惨。

    兰溢想,他大概是哭的时候最像那个人,所以苏往在他哭的时候总会更温柔。

    兰溢就任性过一次,赌过一次,他输了,一败涂地。

    5.

    兰溢后悔了。

    6.

    他收拾了所有的东西。

    吃饭,睡觉,拍戏……

    电话打不通,他自嘲的笑笑。

    闭上眼睛,睁开眼睛。

    机票在下午,那日他换上了来时的衣服,在阴雨的天气出走。

    导演的违约金,经纪公司的违约金一一付去。

    苏往打电话过来,质问他哪里来的钱,他并不理会挂断。

    一下子突然很轻松。

    7.

    想离开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至少兰溢是被从机场抓回去的。

    苏往揪着他的头发,询问那笔钱。

    他不回答,苏往就用他的头砸墙。

    粘稠的东西沾染了眼睛。

    他笑了,对苏往说,我找了其他的金主,他给了很多钱。

    苏往问是谁。

    ——他很好,不会打我,不逼我做不喜欢的事情,床上也很温柔。

    8.

    兰溢被关在地下室了,那是他经常会去的地方,苏往不开心就把他关在那。

    苏往仔仔细细查了兰溢,没有特别的地方,也没有他所谓的另一个金主。

    兰溢再次见到苏往的时候跟他提了分开。

    苏往没同意,但是兰溢消失了。

    9.

    三个月过去了,苏往在外出差,遇见了兰溢。

    那他日日夜夜想念、掘地三尺没有找到的人,站在二楼的围栏旁,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他不顾其他人的目光,上了二楼。

    “跟我走!”

    兰溢扯开他的手,微笑着拒绝。

    10.

    “这是我家,你要我去哪?”

    兰溢叫来保镖,让他们把苏往丢出去:“苏往,我玩腻了。”

    兰溢语气轻松的说,他已经换了新的男朋友,希望苏往不要纠缠他。

    11.

    其实有时候选择也没那么难。

    当对面比你强的时候,所有的选择只剩下一个,如他所愿。

    兰溢还是回到了那用来锁住他一切的小房子,他又一次变成了苏往的金丝雀。

    以前还好,还能出去……就算是经纪人骂他,那也总比在黑漆漆的地下室好。

    “饶了我吧……”

    他哭着,不知道向谁求饶,没有人会回应他一句话。

    “我错了……”

    12.

    那时候阳光透过树荫斑驳的撒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推荐新书

来自深渊的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3040文学只为原作者玖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亚并收藏来自深渊的爱最新章节